首頁 > 歷史

齋郎記憶

在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第一次聽說齋郎。我知道的麗水,被一脈甌江滋養得山水錦繡,不管什么季節,不論什么地方,都是一幅美麗的江南風光,沒想到曾有悲壯的革命歷史。
齋郎村,地處浙西南麗水市慶元縣東北,是慶元、龍泉、景寧三縣市交界處的交匯點。

原標題:齋郎記憶

在浙西南革命根據地紀念館,第一次聽說齋郎。我知道的麗水,被一脈甌江滋養得山水錦繡,不管什么季節,不論什么地方,都是一幅美麗的江南風光,沒想到曾有悲壯的革命歷史。

齋郎村,地處浙西南麗水市慶元縣東北,是慶元、龍泉、景寧三縣市交界處的交匯點。海拔一千二百多米,周遭都是崇山峻嶺,一條深不見底的峽谷,草深林密,亂石遍野。正是地理位置和自然環境,讓它成為一個易守難攻的險要之地。史料記載:1935年初,中央紅軍離開中央根據地,師長粟裕和政委劉英率領北上抗日先遣隊余部組成挺進師,進入浙西南一帶開展游擊戰爭。

去齋郎村。車在山中盤旋而上。一側是萬丈懸崖,一側是嶙峋峭壁。春山葳蕤,在這山野之中,哪一片曾染過紅軍的鮮血,哪一處留下過他們的腳印,又有哪一些樹木擋過敵人的子彈,遮蔽過他們的身體?當年紅軍只憑雙腿在這山里奔走打游擊,與敵人一周旋就是數年,食物匱乏,缺衣少藥,毒蟲叮咬,猛獸侵襲,每一天都是動蕩的,每一次都是不可預料的死亡威脅,“天當房,地當床,野菜當干糧”是他們生活的真實寫照。如今,數十年過去,那些艱苦卓絕的歲月,那些先烈留下的腳印,會被時光湮沒嗎?良久,一座由一面飄揚的紅旗和齋郎村字樣組成的地標雕塑出現在我們的視線里。我以為到齋郎村了,當地朋友說,齋郎村還在山的那邊。

終于,車穿過一個高大的門樓,駛入寧靜的村莊,村支書葉伙有等在村口。村中道路整潔,古樹參天。許多地方的墻上都繪有“齋郎戰斗”畫面。初晴的天空湛藍透亮,陽光從云層里斜照下來。粟裕將軍的指揮所就在村中的一個小山坡上,從村中小廣場邊拾級而上,一座墻面斑駁的老房子出現在眼前。屋子里保存著粟裕和劉英當年工作和生活的房間,房間里僅一桌一床,桌上一盞小油燈。在當年那場載入中國革命史冊的齋郎戰斗中,他們就在這樣簡陋的條件下運籌帷幄,以少勝多,取得挺進師進入浙西南以來的第一個大勝仗,為建立浙西南革命根據地創造了條件。

站在指揮所的天井里,村民給我們講齋郎紅軍的故事,其中“兩只紅軍碗”的故事尤其動人。

1935年4月下旬,挺進師進入齋郎村時,村民以為又是白匪進村,都紛紛逃進山里躲藏。六歲的葉慶爐跟姐姐一起,也加入到逃跑村民的隊伍中。葉慶爐在逃跑途中摔了一跤,腳受了重傷,劇烈的傷痛讓他不能自抑地大哭起來。哭喊聲勢必會暴露全村人的行蹤,無奈之下,他姐姐只好把他背回村里。

紅軍進村后,看到村民們都走了,就住宿在村外的灰房、牛欄等地方,還將村里的道路打掃得干干凈凈,對群眾的東西秋毫無犯。正當紅軍煮好一鍋面準備就餐時,突然一民房里傳出一陣陣孩子撕心的哭喊聲,三個紅軍馬上循聲找去,一推開門,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女孩坐在地上哭,地上還躺著一個臉色發白的男孩,當時男孩的哭喊聲已經很微弱,一只膝蓋紅腫成皮球大的包。

看到這場景,紅軍二話沒說,一個留守,其他奪門而出。不一會兒,兩個紅軍端來兩碗面,取來傷藥膏貼,給男孩清洗上藥……吃了面,上了藥,后半夜,傷痛漸漸退去,姐弟倆進入夢鄉。

這樣過了兩天,個別膽大的村民偷偷回來查看,看到紅軍兩天來沒有進入村民家里一步,村里的一切完好無損,知道紅軍是好人,于是上山將村民們叫了回來。村民們回家后看到村里的一切,十分感動,于是紛紛將紅軍叫進自家屋子里住下。在此后紅軍在村里的六天時間里,村民們積極配合紅軍完成各項任務。其間葉慶爐姐弟倆每餐都能吃到紅軍送來的熱騰騰的飯菜。第六天,紅軍已經走了,只留下送飯給姐弟的兩只碗。

這是兩只救命的碗啊,之后的八十余年,葉慶爐一直珍藏著,直到八十五歲那年,他將碗捐贈給齋郎戰斗指揮部舊址……

齋郎村文化禮堂有一面“學子墻”,墻上是村里歷年考上大學的學子。這個戶籍人口不足千人的小山村,竟培養出博士、碩士十余人,本科畢業生五十八人,專科畢業生六十九人。

“學子墻”上,一眼就看到一個我知道的姑娘。這個考上北大的女孩寫的《齋郎記憶》一文,讓人印象深刻。她在文中說:

“我生在齋郎,長在齋郎。恬靜的鄉村生活承載著我最美好的童年記憶,淳樸的鄉俗民風繪就我最初為人處世的底色。自打記事起,就從長輩的口中聽到無數關于齋郎的革命故事,我還在不同場合見過當時留下來的草鞋、綠色水壺等,村里聳立的革命烈士紀念碑也是我每天上學路過、時常駐足仰望之所。齋郎的紅色基因就是這樣在不經意間融入我們的血液,那種不畏艱難困苦的韌性、舍生取義的犧牲精神,都在代代相傳的故事中,在祖父輩的言傳身教中,成為我們一代代齋郎人不斷前進、不忘初心的精神內核,也是指引我人生道路的不滅燈塔。”

這應該也是齋郎學子共同的記憶吧。作為村支書,葉伙有為這些孩子們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每天他都會到這“學子墻”前駐足,如有游客到齋郎,他就會充當紅色旅游的“地接導游”。如今的齋郎,正發揮村莊的地理優勢,發展高山紅米、生態洋姜等作物,打造“旅游、生態、休閑”相結合的集休閑觀光、農事體驗于一體的旅游綜合體。

從村莊里出來,回望暮色里的靜謐,心中分外安寧。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10日 20 版)

責任編輯: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30lou.cn/history/1136199.html

麻将杭州